郭娴洁

最近的A股实在让人丧气,除了跌还是跌。股民备受煎熬,就连一向旱涝保收的“打新一族”也开始惴惴不安起来。

因为“破发”潮涌,新股开盘即破发的现象重现江湖。“打新一族”在中彩般地幸运中签后,不再是神闲气定地等着赚钱,而是开始祈祷所中新股不要再次“中彩”——“破发”。

新股破发接踵而至

通常情况下,A股市场的“打新”是保本投资的好项目。在市道好的时候,收益相当可观。今年一季度,“打新一族”普遍有15%的收益率,年化收益率可达60%。当然,“打新”收益此一时彼一时,收益率年化并不科学,但从中可以看出,“打新”在今年一季度的收益是颇高的。

然而,情况到了5月却发生了惊天大逆转,新股破发,尤其是上市即“破发”,让“打新”也陷入了亏损状态。

曾经的“第一高价股”——发行价148元的海普瑞自从5月6日登陆中小板后,开盘后一度升至188元,但5月10日开始,该股就“跳水”重挫,连跌数日。上市第四天更是跌破发行价,最低跌至127元。中签的投资者若没有及时抛售,亏损将近15%。

但海普瑞的投资者并不是最惨的,很多新股上市首日就踏上了“破发”征途。2月3日,以玩具为主业的高乐股份开盘即“破发”,并以21.57元收盘。2月9日上市的浩宁达首日也跌破了发行价。在最近一轮的股市暴跌中,上市首日“破发”现象再次出现。5月11日,在深交所中小板挂牌的嘉欣丝绸,收报21.58元,比发行价下跌1.91%,第二天直奔跌停,第三天开盘继续大幅下挫,不肯割肉的投资者亏损一度扩至16%。同日上市的爱仕达也逼近发行价,收报18.81元,微涨0.05%,其后两天走势与嘉欣丝绸如出一辙,第二天跌停给中签者报以颜色。

据Wind统计,截至5月12日,今年以来上市的130家公司当中,已有43家公司的股票跌破发行价,占比330/00特别是中小板股票和创业板股票已成为“破发”主力军,破发公司家数分别达21家和15家(见附表)。

以5月12日的收盘价计算,创业板公司宁波GQY和中小板公司鼎泰新材分别以19.72%和19.69%的跌幅高居板块榜首,华泰证券则以18.15%的跌幅居主板公司之首。

跌幅超过15%的公司还有朗科科技、高乐股份、建研集团、星辉车模、梦洁家纺、数码视讯和天源迪科。

“破发”潮也使以专家著称的基金马失前蹄,尤其是号称“中国最牛基金经理”的王亚伟在海普瑞和华泰证券上铩羽而归。王亚伟操盘的华夏大盘、华夏策略基金以148元/股的价格分别在网下申购180万股海普瑞,最终获配近4万股;而整个“华夏系”共有8只基金参与海普瑞新股网下申购,在所有基金中排名第一。另据公开资料,王亚伟执掌的华夏大盘与华夏策略合计获得华泰证券590.8万股配售股,耗资1.18亿元,目前浮亏2288多万元。

“破增”“破净”股票频出

不仅新股“破发”连连,增发的上市公司也频频加入“破发”队伍。

5月13日,招商地产发布公告称,公司董事会拟同意撤销此次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。在撤销此次定向增发方案之前,招商地产已经调整过增发价,从原来的28.12元调低至20.60元。但截至5月12日,招商地产收盘价跌至16.32元,较调整后的增发价格20.60元仍有不小的差距。

按照申万行业划分,2009年至今共有49家房地产上市公司公布了增发预案,拟募资金额合计超过1000亿元。截至5月12日收盘,已有32家公司的股价跌破了增发价,占比超过六成。

另据Wind资讯统计数据,截至5月12日,今年提出增发的个股跌破增发价的也已经达到13只。其中,已经实施增发方案的是华东数控,其3月19日以每股40.01元的价格增发了8747800股,而股价已经跌到了33.8元,跌幅高达15%以上。

在这些“破增”个股中,增发预案已经通过股东大会的有两只,分别是穗恒运和宜华地产,另为10只预案还没有拿到股东大会上讨论。

济南钢铁董事会在2月24日提出定向增发,但5月12日的价格只有3.88元,比每股价格5.05元增发价格低了23010,是目前离增发价最远的一只个股。

更为惊人的是,除了“破发”、“破增”,两市绝迹一年多的“破净”现象也已出现。4月27日,安阳钢铁下跌2.95%,报收4.27元,成为两市第一只跌破每股净资产值股票。随后,5月4日,华菱钢铁和安阳钢铁也纷纷“破净”,市净率分别只有0.91倍和0.92倍。

濒临“破净”的股票数量也在不断增加。其中,钢铁板块全线岌岌可危:河北钢铁的市净率只有1.01倍,马钢股份1.03倍,新钢股份1.09倍,其余钢铁个股市净率也多数在1.1—1.3倍之间。

此外,地产、纸业等板块也濒临“破净”的边缘。

是否见底有待观察

从A股历史上看,“破发”、“破增”、“破净”频出之时,即意味着离底不远了。然而,此次情况似乎有些不一样。

先说“破发”。目前新股“破发”频频,显然是前期高价和高市盈率发行的必然结果。实际上,从去年6月份IPO重启以来,新股发行几乎都是以高市盈率发行,尤其是中小板、创业板的新股,发行市盈率动辄五六十倍、七八十倍,甚至上百倍,造成了股市资源的严重浪费。创业板市盈率回归40多倍的水平,才算是基本调整合理,而这个回归过程也许是一个较漫长的过程,并不会在短期立刻完成。

再说“破增”。目前“破增”个股以房地产股为主,而房地产正处于调控的风口浪尖,地产股能否在近期内反转,甚至是企稳在一定程度上都要看后续政策的走向。

最后是“破净”。钢铁板块一向是市净率较低的板块,而钢铁行业与房地产业相关度较高,地产的走弱势必影响钢铁业。此外,除了产能过剩,原材料涨价也是制约钢铁行业股价的核心问题。钢铁业的“破净”可谓是时势所逼。

而综观A股历史资料可以发现,2008年的4月14日,2007年的大牛股南京高科跌破20.85元的每股净资产值,成为当年首只“破净”个股。随着股市跌势绵绵,“破净”现象比比皆是。到2008年11月5日,“破净”股已经多达205只。直到此时,A股才出现了一波可观的行情。

因此,“破发”、“破增”、“破净”只是暂时的现象,但这一现象发展到何种程度股市才会见底,目前尚无定论。尤其是在当前股指期货推出的新形势下,猜测大盘的底在何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不过,4月16日以来,大盘涨少跌多,累计跌幅较大,已积聚了一定的反弹力度。一旦反弹,高度会有多少,能延续多长时间,还有待观察。

声明:文章来源于网络,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,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联系作者,还望见谅,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